萌萌哒~😊十四君

主要袁许,all许次之,团许需要再研究一下
盾铁盾、蝙超蝙,all哈,亚梅

【袁许】逆水行舟(四)

【四】
  剩下的时间里,我的生活充斥的只有训练、训练还是训练。
  直到三个月结束的那一天,袁朗把我们剩下的九个人叫到了一起,宣布我们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可我们都不为所动,经过这一段时间,大家对他的话已不敢相信。
  此时似乎已经要脱离苦海的我,也没有什么喜悦和兴奋的感觉。只是感觉平静,我付出了努力,这是我应得的认同。
  成才不一样,他高兴好像要飘起来。看着他那对梨涡,我的心情也好像要一起飞起来。
  训练结束后,我们被重新安排了屋子。我和菜刀齐桓分到了一起。
  齐桓的态度还是很差,他觉得我太无趣,想换个人来。可似乎他觉得吴哲还不如我。或许在他眼里我不那么“娘们唧唧‘',我觉得他这样子有些幼稚,但我只敢在心里默默的想。
  之后,新一段的训练又开始了,袁朗不出现了。虽然折磨我们的教官消失了,但折磨我们的人并没有消失。记分册没有了,只剩下机械、单调、和重复。
  袁朗的离开似乎把我们的一种支撑也带走了,他在时,我们还有愤怒。而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应该拥有什么情绪。我和成才、吴哲也没有什么交流的机会。
  就在我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天天过去时,一场突如其来行动来了。
  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一切都那么真实,严肃,严谨。
  整个晚上我都在想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会发生什么,想象着各种装备子弹打到身上的感觉。我突然有点眩晕,但很快又清醒,我觉得我不能再想了。我还有手中的抢,还有身边的队友,不是吗?
  成才的紧张中夹杂着恐惧,他呼吸的很急促。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他安慰着我也安慰着自己。他说着不怕,但我知道他害怕了。
  这一夜我们都没怎么睡着。
  在车上,齐桓沉重的给我们讲述着现有的情况,我紧张的无法呼吸。那股眩晕的感觉又来了。
  在下水道中行走时,齐桓他们的对话无时无刻不在加重我的紧张。我急促的呼吸、呼吸。感觉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每隔半分钟,我向他们汇报一次。
  突然,一阵突如其来的枪声袭来。通讯器没了声音。我的心停了一拍。“C1你们在哪里?完毕”
  仍然是一阵枪响。“C1你们在哪里?快说话!完毕”
  “C2和C3失去了联系。”通讯器里出现了齐桓无力的声音。
  “C1、C1你们在哪里?”“快说话!完毕”
  “我的防护服破了。”
  “怎么破了?”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快告诉你在哪里!我去救你!”
  “闭嘴”他的喘息越发无力了,“我能说的话不多了。你可以撤回去,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撤回去?那怎么行?“我去救你,我带你出去,完毕!”
  “你也可以继续,你一个人继续。但希望你能记清楚这里的路线。”
  “我能记清路线,昨天晚上我都看资料了,完毕。”
  “很好。”
  “但是我继续什么?完毕。”
  “做你能做的事。随时通报情况,完毕。”他的通讯结束了。再没有声音了。
  我不断的询问,可都像石沉大海。
  我不知道他们还好吗?我只能当他们都还好,只是恰好无法说话了。
  我一边保持着半分钟通报一次,一边行进着。
  奇怪的是,现在的我反而失去了紧张。我好像一团燃烧的火,被包裹在密封服里。
  这一切是在做梦吗?是我昨晚太累了做的一场梦吗?
  不是。
  我躲到一间屋子里,做着最后的通报。我不想在等了,我要做最后的尝试。不论会不会死。我要去找我的队友。
  我脱了防护服,呼吸着最后的空气。然后冲了出去。
  装载危险品的车着火了,敌人忙着灭火。可是火势太大了,快要来不及了。我不顾他们的阻拦,将车开到了远离工厂的地方,那里还有我的队友在。
  我忙着灭火,可赶到的人们只是在笑。是老A他们。
  我被耍了。
  我掀开了一个人的面罩,果然是齐桓。他还在笑。很好笑吗?
  我给了他一拳。
  我不想再被老A的任何人骗,可还是被骗了。
  我再也不想相信他们了。
  任何人。
  我被带到了袁朗那里,我听不清,也不在意他们的谈话。
  我看着袁朗在那里仿若无事的玩着游戏,心里沉淀着落寞和一些失望。
  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再想。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