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十四君

主要袁许,all许次之,团许需要再研究一下
盾铁盾、蝙超蝙,all哈,亚梅

【袁许】逆水行舟(三)


       我想我可能无法给袁朗他想要的结果。
       在接到团部的命令时,我这样想。
       袁朗说如果他是我,他肯定会去,因为他还没玩够。
但我心里没有什么迎接挑战的新鲜感和兴奋。只是在想这次会有多少七连的人去参加呢?我知道七连肯定会有人去的。如果他们去了,我能不能和他们一起呢?
       此时的我还没有离开七连。心和身都是,即使我知道离开的那一天总会来临。
       去参加的那一天我看到了很多熟面孔,伍班副、马小帅、甘小宁、成才就坐在我的旁边。他们互相挨得很近,但是伍班副他们却好像没看到成才一样,只是偶尔会互相或者和我说一句。七连还没有对之前跳槽的事释怀。成才也比以前沉默了许多。他对着我露出的笑容还是透露着亲昵但又多了些苦涩和另外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他变了,似乎是往好的方向。我也变了,但我们还是朋友,这就好。
       我主动提出要一起组队。以我为纽带连接成才和七连的人。他们同意了,毕竟这种时候一致对外才是最好的选择。
        此时的我,并没有想接下来的选拔会有多么残酷。只是觉得现在能和七连的人重聚,真好。
        我们在一个营地前下了车,袁朗和老a众人早已在此等候。意外的是还有团长和连长。他们脸上的表情说不上轻松,但我的心早就被见到这么多人的喜悦占领了。我和身旁的人似乎在两个世界,他们紧张着,兴奋着。我却是在幸福着。因为在军营里我所牵挂的人基本都在这里。
       带着一个轻松的笑容,我的目光随着袁朗移动。他这回和以前不太一样。
       他似乎每次都不一样。每次都能让我感受到他不同的一面。他表面有些轻浮,但却不会让人讨厌。有时玩世不恭,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只追求刺激,但我却莫名地感觉他不是这样的人,我总觉得演习被俘虏时他对于连长对七连伤亡的悲痛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我总觉得表面之下他和我们都有着一颗温暖的心。
        对他的这种认识直到正式进入a大队选拔才第一次发生了动摇。当在队列中,袁朗诱使我说话,然后又给我一个“过于天真”的评价扣了我10分之后,我的内心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被欺骗的愤怒,我很想质问他为什么变了,但奇怪的即使他做出了甚至可以说是“卑鄙”的行为,我还是觉得这这不是他真实的样子,我不相信之前那个会亲切的笑着叫我小兄弟、替我解开心结的袁朗是假的。
        但然后我也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些了,每天花样百出的训练和教官对我们尊严的蔑视已使我们身心俱疲。我已经越来越不明白来到老a,待在老a的意义。
        来之前,我曾经认为老a或许就像是实力更强一些的钢七连,虽然不可能完全一样,但也应该会像其他连队那样,像一群普通的军人那样。但我从他们身上没看到半点一个军人应有的精神面貌,只看到了蛮横,霸道和残酷。这时的我又想起了落选的伍六一,我有些庆幸他没有来。但这并不是因为我觉得他无法在这里生存下来,而是不希望他那样骄傲的人、那样热忱的军人的心被这里践踏。
         训练进行了多久我也记不清了,这中间又发生了很多事。同寝的拓永刚走了,我和成才为此还吵了一架。我知道成才没有必须要拉住拓永刚的义务,但拓永刚毕竟是我们同寝了那么久的室友,在明知道他在做错事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愿意伸手拉他一把呢?
       成才说是因为觉得拓永刚看不起他才不想管他的事。我明白他的这种心情,但无法认同。成才从小就比我有主意,比我聪明,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比我骄傲的多。他追求成功,使劲浑身解数往上爬,绝不能容忍别人看不起他。拓永刚心高气傲惯了,不怎么把成才放在眼里。这自然踩了他的雷点。成才不把他当做朋友,也不愿意为了他担受哪怕一点风险。
        我也能感觉到拓永刚有些傲慢,但我并不觉得这不能代表他这个人不值得你为他付出,不配做你的战友。我这样责怪成才,其实是有些强迫他了,他本不必和我一样。但我是真的把他当朋友,我不希望他去犯一些我都知道不该犯的错误。
        拓永刚走的时候,菜刀去送了。他看起来和平常训练时有些不同。似乎有些悲伤,有些歉疚。拓永刚一开始惊讶了一下,然后就释然了。他也发现了菜刀或许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我在旁边看了一眼成才,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愤愤不平,只剩下了一种沉默。我想或许他只是想让拓永刚受到教训,并不是真的想让他走。
       拓永刚的走的遗憾,慢慢的被淡忘了。经过几个月的考核,我们的分数都所剩无几。吴哲更是到了两分的地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里待多久。或许是在下一个越野中,下一个射击中就会被扣光走人。
        这回就连平常一直念叨着“平常心”的吴哲,都开始变得急躁起来。他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想要通过教官们的“折磨”,争一口气。
        我没有想要争口气的念头,也不想使劲儿做第一。我现在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成才和吴哲还在努力,以及我还想知道袁朗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