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十四君

主要袁许,all许次之,团许需要再研究一下
盾铁盾半养老状态

【袁许】逆水行舟(二)


       第一次遇到袁朗的时候,我心中只有气愤。因为他,因为他们,我的战友被牺牲了。他们都失去了好好表现的机会。我去追他,扑他,打他。我没有想那么多,脑中有一瞬间闪过了要对他发什么狠的念头,很快就消失了。只剩下了一股脑的追逐。他很奇怪。我攻击他已露出了破绽。可他不打我反笑。那笑容只持续了几秒,我也没有在意。
       他可真难抓,爬到岩壁上像只猴子。但我不能放弃,我想想班长、伍班副、成才。。。我要抓住他。
         他放弃了。带着些无奈的笑容,带着感兴趣的眼神打量着我。他的笑容有点欠,但我不能虐待俘虏。
         "我和你的连队打战损比高达一比九,我们输了。"他带着一种满不在乎得语气。边倒着鞋里的沙子边说。
        那一瞬间,不,那一会儿我想打他。我知道连长也想。不过连长忍住了,只使用了眼神的刀子。这种刀子我试过,挺痛的。
       但他好像什么都没看到。"本来想一个换你们二十五个,最好零伤亡。"不然不会这么欠。
       连长看了一眼我的手,"你的来路?""不该问的就别也问了吧"
     "一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会知道。"
     "违规了啊"他还是不在乎。
      连长气笑了,我想他是想起了他的兵,尤其是班长。此时的我还不知道已经失去最后一次机会的班长。
      "很多人被提出了这次演习,也许就再也没机会参加了。"
       连长背对着我,我没看到他的眼神。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愤和伤心。袁朗也没看,但他似乎也感觉到了,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老A。"他靠在连长耳朵边说。
        后来我和吴哲他们讲起这段的时候,吴哲说:个死烂人,真是妖孽,成天乱勾引人。
        我问他"勾引"是什么意思?哦,就是书里面那种遇到书生的狐狸精爱使的迷魂计。
我想了想,如果,袁朗之前那是在勾引人的话,我想他是不成功的,因为我和连长都只想打他。
    对抗之后,袁朗的影子很快被淡忘了。
    他那天似真似假的邀请,并没有被我放在心上。彼时的我是钢七连的兵,我没想过去其他地方。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班长走了,马小帅来了。伍班副、甘小宁、白铁军走了,最后剩下我和连长。
    连长很痛,他失去了他的骄傲,他焦躁、愤怒的想要向所有眼前的东西发泄。
在我的眼里,他是一只受伤的老虎,在自己将要失去的地盘上坐着最后的挣扎,而此时的我是他眼中的一粒沙子。是暂时的不顺眼,但也够烦人。
他骂我,我不怪他。我很羡慕他,能把悲伤和愤怒发泄出来。而我只能默默的当做这一切都不存在,在心里欺骗自己说:伍班副他们只是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他也许看穿了我心底的逃避,我还是一个孬兵。
再后来,连长也走了,不,准确的来说,是高升。这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结果,大家都在等这一天。
      我也知道,但没想到那么突然。就在和其他营队吃饭的时候,连长也没想到,他或许以为会像连队解散通知一样,私底下告诉他。他看了一眼,又飞速的挪开。
我知道,他怕我难过。我当时的确有一瞬间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心跳,但我已经开始接受这一切了。
      我继续吃饭,把脸埋到碗里。
      连队只剩我一个人,我仍然和之前一样。其实一天天过得很快,只要一直锻炼,锻炼就结束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这半年的,一开始我想过要走。我甚至想过回下榕树。但很快我的脑子里又闪过了班长,连长他们的影子。我现在是七连最后一个兵。七连没有逃兵。
     就在我渐渐地习惯了之后,他,又出现了。
      他还是一副痞样,但是对我来说已是惊喜。独自在营地的半年,使他的到来也变成了故友重逢。
       我没想到,他还记得我。他对我还是很有耐心,就像第一次见面。
       “怎么样?一个人在这守了半年?”
       “还行。”
     “什么叫还行啊?”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总给人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你。”一个人在这破地方守半年,怎么可能“还行啊?!”
     我听懂了他的话外之意,但我说的的确是真实的想法。一个人呆在这里,听起来是很难受,但我已经习惯了。
    “刚刚适应,以前,以前特别不好。”我告诉他,“现在,不高不低,不好不坏。”我想这对他应该还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也说不清楚,反正现在就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呗。”我又补充了一下。
     他又露出了和上次在装甲车和我搭话时的笑容,有些调皮,又带着点独属于他的想法。
     “特没劲儿是吗?”他直望入我的眼,“我这次是来捣乱的。”
     “我不明白。”
     我的确不太明白,原来半年前他的邀请是真的。他一直都还记着我。
      他夸我耐得住寂寞,不焦躁。
      或许是吧,但更多的是我还没想到怎么走,我知道我不可能留在这一辈子。但是走出这里去其他的地方又有什么区别吗?
      他问我害怕什么,“这里有些东西,你怕换了环境就什么都没了是吗?”
      是的。我心底有些触动“嗯。”
      “你怕鬼吗?”
      “什么鬼?”
      “就这样。”他突然像个发了疯的野猫似的扑了上来。怎么?他觉得鬼是这样的?
      “噗”“世界上根本就没鬼。”
      “那就奇怪了!”他转身还翻了个白眼。
      “鬼和你怕的东西不都是你自己想出来自己吓唬自己的嘛?”
       他注视着我。那一瞬间,我感觉他的身上有和班长一样的东西。
        非亲非故的好,无缘无故的温柔和耐心。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