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十四君

主要袁许,all许次之,团许需要再研究一下
盾铁盾半养老状态

月刺啾啾啾啾啾啾:

投了出久真爱票的可以在这一条评论下面点梗
看清楚是16进8的真爱票
我选了梗的希望能看到你的真爱票截图
如果出久赢了
我会在这一条下面的评论抽一个真爱票送99r
请附上真爱票截图
喜欢出久的都转一转吧,拜托了

转了,都是小天使粉,奖就不用了,多拉票吧😍😘😘😘

unzoetic:

进入页面以后下方正中间的领票按钮,手机验证过后可以进行投票。
左下角有真爱票入口注意!!
请在23点前完成此操作!!

普通票:求投男子A组爆豪胜己,男子F组绿谷出久
真爱票:求投绿谷出久
(如果您对接下来的或者整个萌战都不感兴趣,请尽量出手真爱票😭)

真爱给绿谷是因为现在他……还有希望。我觉得。
Zoe在这土下座着求求列表了。列表人少不会点梗也不太会操作转发抽奖什么的,不知道该怎么谢过,如果您单纯看了我这条广告才去投票并愿意来私聊扩我的话:
(划重点:不存在评论转发抽取的方式也不管绿谷能不能晋级,只要麻烦您来私信我联系方式并给出票根截图)
普通票 3RMB
(请用这个钱去学校教超买一袋透明包装可口的棕色慕拉酸奶吧)(我托人帮小忙一般都是还这个😉)
真爱票 5RMB

首页太太们都是大礼包大份额的我……我也很羞愧。自己做不了什么不过您如果愿意……那真是无限感激。

以及……给列表添堵致歉。万分致歉。结束后删。

救救孩子就差一点了!!!

大家为小天使啊,差的不多还有希望啊啊啊

月刺啾啾啾啾啾啾:

投了出久真爱票的可以在这一条评论下面点梗
看清楚是16进8的真爱票
我选了梗的希望能看到你的真爱票截图
如果出久赢了
我会在这一条下面的评论抽一个真爱票送99r
请附上真爱票截图
喜欢出久的都转一转吧,拜托了

【袁许】番外 梦境之间(车)

终于还是被屏蔽了,还是发个链接吧,希望不要再吞了。
是段宝发糖后的感谢文哦⊙∀⊙!
连接在评论里。

【袁许】逆水行舟(六)

第二天的最后考核,我过了,成才走了。我并不意外。

     æˆæ‰å¾ˆå¥½ï¼Œä¸è®ºæ˜¯å“ªé¡¹æµ‹è¯•ä»–都能优秀通过。可他身上没有袁朗想要的东西,从一开始,袁朗就把自己的不满表现在脸上。成才的殷勤几次都被毫不留情的挡回。可我觉得袁朗似乎还在给他机会,不然他不会在冷漠对待成才的同时,还通过热情的对待我来观察他的反应。

        æˆ‘曾想要提醒成才,可欲言又止。如果我告诉成才,他肯定能将自己调整成袁朗期望的样子,可袁朗不是傻子,这点伎俩绝对瞒不过他。被他识破了,还有可能会给他留下更坏的印象。而且就算成才因此留下了,以一个隐藏本性的方式,就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æˆ‘看着成才失落的眼神,心里沉甸甸的,我后悔了,我想让他留下。

        æ²¡æœ‰äº†æˆæ‰ï¼Œå¯¹æˆ‘的影响没有想象中的大。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也可能是因为加下来的事情对我来说打击更大。

        æˆ‘杀了人,在一次追捕毒匪的过程中。我知道老A是必要时手上会沾血的部队,可我没想到杀人会离我这么近。在我意识到那个女人已经死了的时候,有一瞬间,我好像听见了屠刀前猪的惨叫。我不怕它,但是一个生命因我而陨落让我无法呼吸。我的心在问我,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结束别人的生命?

        æˆ‘的世界好像就定格在了这一刻。我能感觉到有好多人在和我说话,队长、吴哲、齐桓。他们说的话好像风一样在我耳边拂过又飘走了。我知道他们在担心我,可我不能出去,我无法装作已经没事了。我想要自己待一会儿。

        æˆ‘呆在床上几天,没有训练,也很少有人来打扰。就算有人送饭也是齐桓、吴哲他们来。送了就走了。

        æˆ‘任由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那天的树林里徘徊。直到那一天,齐桓说队长在训练场等我。我知道是袁朗想要开导我,但我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我身上白费功夫。

       æˆ‘经常跟自己玩一个游戏,闭上眼睛,只闻到气味,听到声音。然后冒充自己回到了从前的地方。

       æˆ‘逆着阳光,无视其他人的注视。来到了袁朗身边。

       â€œå±±é‡Œçš„黄昏容易让人想起旧事,是吧?”他的侧脸被阳光勾勒出一个泛金色的轮廓。语气刻意放松了些。我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什么旧事呢?我想不起来。我不回答,他也不在意。

       â€œæˆ‘想起一个兵,他也是步兵连的侦察兵,他服役的团叫老虎团,有一次野外演习,忽然得了急性阑尾炎,拉到野战医院做手术,当时特别乱,护士忘打麻药了。”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了笑意。“这一刀下去,叫得是惊天动地的。”袁朗说的就是自己吧,吴哲说过,一般给别人讲故事以有一个或我认识一个开头的,其实都是在说自己。他讲的故事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但他既然讲了,我应该接下去。“那后来呢?”我问。

      â€œåŽæ¥é‚£æŠ¤å£«è¯´ï¼Œå–Šä»€ä¹ˆå‘€å–Šä»€ä¹ˆå‘€ï¼Œè€è™Žå›¢è¿˜æ€•ç–¼å•Šï¼Œè¿™å£«å…µä¸€å£°éƒ½ä¸å­äº†ï¼Œå°±è¿™ä¹ˆæŠŠç›²è‚ ç»™æˆªäº†ã€‚”结束了回忆,他看向我。“什么感受?”

       â€œè¿™ã€è¿™ä¸ªå…µæ˜¯ä¸ªå¥½å…µã€‚”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袁朗当初为何一声不吭的心情,我好像懂,但不能完全体会。

        ä»–对我的回答感到有些意外但随即又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我总是会让他惊讶。“是好还是佩服呢?”他的笑容越来越大。“或者像吴哲说的,这个兵有一种变态的自尊心。或者像齐桓说的,该把那个护士拉出去毙了!”

       â€œè¿™ä¸ªå…µç¡®å®žæ˜¯ä¸ªå¥½å…µï¼Œä»–那么疼都能忍受过去,比佩服还好。”

        ä»–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忍着一股笑意,对我说了声“谢谢,被人夸的感觉真好。”

果然是他。但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已开始就猜到了。我装作才发现,“你说的那个兵,是你?”

        â€œåå¹´å‰çš„事了,那时候比你还年轻,那个护士最后做了我老婆,直到现在她还在认为,她这个老公是个怪胎。”说到这里,笑声再也止不住。他很幸福,我能感觉到。如果结局是幸福的,那么就算过程有痛苦的回忆,也会变成一种笑谈。我被他的故事感染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我应该也笑的,或者还要祝福他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沉默了。我不想做。

        ä»–没察觉到我的不同,向我办了个搞怪的表情。“世事难料。”“许三多,如果有一天要切除你的盲肠,你会忍着吗?”

        å¦‚果忍着,他肯定会说我是个傻瓜。但他却偏偏喜欢这种傻瓜。我也知道。

        ä»–想把“切除盲肠”的机会交给我,因为他觉得欠我太多,像这样会决定以后的选择他想保留给我。他的语气故作平静,但我知道他有些紧张了,他不希望我走。

        æˆ‘感觉此时的我好像掌握了他的情绪,决定了他的生死。而他就是一个待宰的羔羊,等着我一刀落下。我不想伤害他,我从没想过伤害任何人。这是太过天真的想法,他从一开始就告诉过我过。我那时没有懂,现在懂了,却是要兑现它。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成为一个兵,是否还能继续当好一个兵。我现在也成为了一个草原上走丢的兵,只是成才还有路可走,尽管他并不想要,但我已无路可走。

        æˆ‘提出了复员。我不敢看他的脸。我知道上面将会有多少失望和痛心。我在心底嘲笑自己,从小到大很少敢为自己的事情做决定,这么强硬的一次竟然是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做出的。

       â€œæˆ‘想到很坏的结果”他的声音颤抖着,我抬头看到他脸上暴起的青筋。“没想到这么坏。我还以为你会要求回七零二团,是啊!你既然质疑的是军人的意义,回七零二团和呆在这儿有什么区别?”

       â€œå›žå®¶ï¼Œå¤å‘˜ã€‚我适应,家乡没有挑战和离别。我始终是个最差的兵,我无法明白战斗的荣誉。”我以前认为当兵就是和大家一起克服困难,一起奋进,一起向上。直到七连解散,直到击杀毒贩之后,我才直到,我错了。我从没明白什么是兵。

       è°ˆè¯çš„最后,他还是没有放弃我。他问我还能活到以前的样子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太多了。就像我不知道从老A做回一个老百姓有多难,不知道放弃这里的一切会是多么难做的决定。但我突然有勇气去找寻这个答案了。因为他对我说:我不会忘了给你上麻药。


【袁许】逆水行舟(五)

【五】
  å‰©ä¸‹çš„时间里,我的生活充斥的只有训练、训练还是训练。
  ç›´åˆ°ä¸‰ä¸ªæœˆç»“束的那一天,袁朗把我们剩下的九个人叫到了一起,宣布我们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可我们都不为所动,经过这一段时间,大家对他的话已不敢相信。
  æ­¤æ—¶ä¼¼ä¹Žå·²ç»è¦è„±ç¦»è‹¦æµ·çš„我,也没有什么喜悦和兴奋的感觉。只是感觉平静,我付出了努力,这是我应得的认同。
  æˆæ‰ä¸ä¸€æ ·ï¼Œä»–高兴好像要飘起来。看着他那对梨涡,我的心情也好像要一起飞起来。
  è®­ç»ƒç»“束后,我们被重新安排了屋子。我和菜刀齐桓分到了一起。
  é½æ¡“的态度还是很差,他觉得我太无趣,想换个人来。可似乎他觉得吴哲还不如我。或许在他眼里我不那么“娘们唧唧‘',我觉得他这样子有些幼稚,但我只敢在心里默默的想。
  ä¹‹åŽï¼Œæ–°ä¸€æ®µçš„训练又开始了,袁朗不出现了。虽然折磨我们的教官消失了,但折磨我们的人并没有消失。记分册没有了,只剩下机械、单调、和重复。
  è¢æœ—的离开似乎把我们的一种支撑也带走了,他在时,我们还有愤怒。而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应该拥有什么情绪。我和成才、吴哲也没有什么交流的机会。
  å°±åœ¨æˆ‘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天天过去时,一场突如其来行动来了。
  æˆ‘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ä¸€åˆ‡éƒ½é‚£ä¹ˆçœŸå®žï¼Œä¸¥è‚ƒï¼Œä¸¥è°¨ã€‚
  æ•´ä¸ªæ™šä¸Šæˆ‘都在想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会发生什么,想象着各种装备子弹打到身上的感觉。我突然有点眩晕,但很快又清醒,我觉得我不能再想了。我还有手中的抢,还有身边的队友,不是吗?
  æˆæ‰çš„紧张中夹杂着恐惧,他呼吸的很急促。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ä»–安慰着我也安慰着自己。他说着不怕,但我知道他害怕了。
  è¿™ä¸€å¤œæˆ‘们都没怎么睡着。
  åœ¨è½¦ä¸Šï¼Œé½æ¡“沉重的给我们讲述着现有的情况,我紧张的无法呼吸。那股眩晕的感觉又来了。
  åœ¨ä¸‹æ°´é“中行走时,齐桓他们的对话无时无刻不在加重我的紧张。我急促的呼吸、呼吸。感觉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æ¯éš”半分钟,我向他们汇报一次。
  çªç„¶ï¼Œä¸€é˜µçªå¦‚其来的枪声袭来。通讯器没了声音。我的心停了一拍。“C1你们在哪里?完毕”
  ä»ç„¶æ˜¯ä¸€é˜µæžªå“ã€‚“C1你们在哪里?快说话!完毕”
  â€œC2和C3失去了联系。”通讯器里出现了齐桓无力的声音。
  â€œC1、C1你们在哪里?”“快说话!完毕”
  â€œæˆ‘的防护服破了。”
  â€œæ€Žä¹ˆç ´äº†ï¼Ÿâ€æˆ‘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快告诉你在哪里!我去救你!”
  â€œé—­å˜´â€ä»–的喘息越发无力了,“我能说的话不多了。你可以撤回去,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æ’¤å›žåŽ»ï¼Ÿé‚£æ€Žä¹ˆè¡Œï¼Ÿâ€œæˆ‘去救你,我带你出去,完毕!”
  â€œä½ ä¹Ÿå¯ä»¥ç»§ç»­ï¼Œä½ ä¸€ä¸ªäººç»§ç»­ã€‚但希望你能记清楚这里的路线。”
  â€œæˆ‘能记清路线,昨天晚上我都看资料了,完毕。”
  â€œå¾ˆå¥½ã€‚”
  â€œä½†æ˜¯æˆ‘继续什么?完毕。”
  â€œåšä½ èƒ½åšçš„事。随时通报情况,完毕。”他的通讯结束了。再没有声音了。
  æˆ‘不断的询问,可都像石沉大海。
  æˆ‘不知道他们还好吗?我只能当他们都还好,只是恰好无法说话了。
  æˆ‘一边保持着半分钟通报一次,一边行进着。
  å¥‡æ€ªçš„是,现在的我反而失去了紧张。我好像一团燃烧的火,被包裹在密封服里。
  è¿™ä¸€åˆ‡æ˜¯åœ¨åšæ¢¦å—?是我昨晚太累了做的一场梦吗?
  ä¸æ˜¯ã€‚
  æˆ‘躲到一间屋子里,做着最后的通报。我不想在等了,我要做最后的尝试。不论会不会死。我要去找我的队友。
  æˆ‘脱了防护服,呼吸着最后的空气。然后冲了出去。
  è£…载危险品的车着火了,敌人忙着灭火。可是火势太大了,快要来不及了。我不顾他们的阻拦,将车开到了远离工厂的地方,那里还有我的队友在。
  æˆ‘忙着灭火,可赶到的人们只是在笑。是老A他们。
  æˆ‘被耍了。
  æˆ‘掀开了一个人的面罩,果然是齐桓。他还在笑。很好笑吗?
  æˆ‘给了他一拳。
  æˆ‘不想再被老A的任何人骗,可还是被骗了。
  æˆ‘再也不想相信他们了。
  ä»»ä½•äººã€‚
  æˆ‘被带到了袁朗那里,我听不清,也不在意他们的谈话。
  æˆ‘看着袁朗在那里仿若无事的玩着游戏,心里沉淀着落寞和一些失望。
  æˆ‘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再想。

【袁许】逆水行舟(四)

【四】
       我想我可能无法给袁朗他想要的结果。
       在接到团部的命令时,我这样想。
       袁朗说如果他是我,他肯定会去,因为他还没玩够。
但我心里没有什么迎接挑战的新鲜感和兴奋。只是在想这次会有多少七连的人去参加呢?我知道七连肯定会有人去的。如果他们去了,我能不能和他们一起呢?
       此时的我还没有离开七连。心和身都是,即使我知道离开的那一天总会来临。
       去参加的那一天我看到了很多熟面孔,伍班副、马小帅、甘小宁、成才就坐在我的旁边。他们互相挨得很近,但是伍班副他们却好像没看到成才一样,只是偶尔会互相或者和我说一句。七连还没有对之前跳槽的事释怀。成才也比以前沉默了许多。他对着我露出的笑容还是透露着亲昵但又多了些苦涩和另外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他变了,似乎是往好的方向。我也变了,但我们还是朋友,这就好。
       我主动提出要一起组队。以我为纽带连接成才和七连的人。他们同意了,毕竟这种时候一致对外才是最好的选择。
        此时的我,并没有想接下来的选拔会有多么残酷。只是觉得现在能和七连的人重聚,真好。
        我们在一个营地前下了车,袁朗和老a众人早已在此等候。意外的是还有团长和连长。他们脸上的表情说不上轻松,但我的心早就被见到这么多人的喜悦占领了。我和身旁的人似乎在两个世界,他们紧张着,兴奋着。我却是在幸福着。因为在军营里我所牵挂的人基本都在这里。
       带着一个轻松的笑容,我的目光随着袁朗移动。他这回和以前不太一样。
       他似乎每次都不一样。每次都能让我感受到他不同的一面。他表面有些轻浮,但却不会让人讨厌。有时玩世不恭,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只追求刺激,但我却莫名地感觉他不是这样的人,我总觉得演习被俘虏时他对于连长对七连伤亡的悲痛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我总觉得表面之下他和我们都有着一颗温暖的心。
        对他的这种认识直到正式进入a大队选拔才第一次发生了动摇。当在队列中,袁朗诱使我说话,然后又给我一个“过于天真”的评价扣了我10分之后,我的内心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被欺骗的愤怒,我很想质问他为什么变了,但奇怪的即使他做出了甚至可以说是“卑鄙”的行为,我还是觉得这这不是他真实的样子,我不相信之前那个会亲切的笑着叫我小兄弟、替我解开心结的袁朗是假的。
        但然后我也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些了,每天花样百出的训练和教官对我们尊严的蔑视已使我们身心俱疲。我已经越来越不明白来到老a,待在老a的意义。
        来之前,我曾经认为老a或许就像是实力更强一些的钢七连,虽然不可能完全一样,但也应该会像其他连队那样,像一群普通的军人那样。但我从他们身上没看到半点一个军人应有的精神面貌,只看到了蛮横,霸道和残酷。这时的我又想起了落选的伍六一,我有些庆幸他没有来。但这并不是因为我觉得他无法在这里生存下来,而是不希望他那样骄傲的人、那样热忱的军人的心被这里践踏。
         训练进行了多久我也记不清了,这中间又发生了很多事。同寝的拓永刚走了,我和成才为此还吵了一架。我知道成才没有必须要拉住拓永刚的义务,但拓永刚毕竟是我们同寝了那么久的室友,在明知道他在做错事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愿意伸手拉他一把呢?
       成才说是因为觉得拓永刚看不起他才不想管他的事。我明白他的这种心情,但无法认同。成才从小就比我有主意,比我聪明,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比我骄傲的多。他追求成功,使劲浑身解数往上爬,绝不能容忍别人看不起他。拓永刚心高气傲惯了,不怎么把成才放在眼里。这自然踩了他的雷点。成才不把他当做朋友,也不愿意为了他担受哪怕一点风险。
        我也能感觉到拓永刚有些傲慢,但我并不觉得这不能代表他这个人不值得你为他付出,不配做你的战友。我这样责怪成才,其实是有些强迫他了,他本不必和我一样。但我是真的把他当朋友,我不希望他去犯一些我都知道不该犯的错误。
        拓永刚走的时候,菜刀去送了。他看起来和平常训练时有些不同。似乎有些悲伤,有些歉疚。拓永刚一开始惊讶了一下,然后就释然了。他也发现了菜刀或许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我在旁边看了一眼成才,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愤愤不平,只剩下了一种沉默。我想或许他只是想让拓永刚受到教训,并不是真的想让他走。
       拓永刚的走的遗憾,慢慢的被淡忘了。经过几个月的考核,我们的分数都所剩无几。吴哲更是到了两分的地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里待多久。或许是在下一个越野中,下一个射击中就会被扣光走人。
        这回就连平常一直念叨着“平常心”的吴哲,都开始变得急躁起来。他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想要通过教官们的“折磨”,争一口气。
        我没有想要争口气的念头,也不想使劲儿做第一。我现在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成才和吴哲还在努力,以及我还想知道袁朗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许】逆水行舟(二)


       第一次遇到袁朗的时候,我心中只有气愤。因为他,因为他们,我的战友被牺牲了。他们都失去了好好表现的机会。我去追他,扑他,打他。我没有想那么多,脑中有一瞬间闪过了要对他发什么狠的念头,很快就消失了。只剩下了一股脑的追逐。他很奇怪。我攻击他已露出了破绽。可他不打我反笑。那笑容只持续了几秒,我也没有在意。
       他可真难抓,爬到岩壁上像只猴子。但我不能放弃,我想想班长、伍班副、成才。。。我要抓住他。
         他放弃了。带着些无奈的笑容,带着感兴趣的眼神打量着我。他的笑容有点欠,但我不能虐待俘虏。
         "我和你的连队打战损比高达一比九,我们输了。"他带着一种满不在乎得语气。边倒着鞋里的沙子边说。
        那一瞬间,不,那一会儿我想打他。我知道连长也想。不过连长忍住了,只使用了眼神的刀子。这种刀子我试过,挺痛的。
       但他好像什么都没看到。"本来想一个换你们二十五个,最好零伤亡。"不然不会这么欠。
       连长看了一眼我的手,"你的来路?""不该问的就别也问了吧"
     "一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会知道。"
     "违规了啊"他还是不在乎。
      连长气笑了,我想他是想起了他的兵,尤其是班长。此时的我还不知道已经失去最后一次机会的班长。
      "很多人被提出了这次演习,也许就再也没机会参加了。"
       连长背对着我,我没看到他的眼神。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愤和伤心。袁朗也没看,但他似乎也感觉到了,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老A。"他靠在连长耳朵边说。
        后来我和吴哲他们讲起这段的时候,吴哲说:个死烂人,真是妖孽,成天乱勾引人。
        我问他"勾引"是什么意思?哦,就是书里面那种遇到书生的狐狸精爱使的迷魂计。
我想了想,如果,袁朗之前那是在勾引人的话,我想他是不成功的,因为我和连长都只想打他。
    对抗之后,袁朗的影子很快被淡忘了。
    他那天似真似假的邀请,并没有被我放在心上。彼时的我是钢七连的兵,我没想过去其他地方。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班长走了,马小帅来了。伍班副、甘小宁、白铁军走了,最后剩下我和连长。
    连长很痛,他失去了他的骄傲,他焦躁、愤怒的想要向所有眼前的东西发泄。
在我的眼里,他是一只受伤的老虎,在自己将要失去的地盘上坐着最后的挣扎,而此时的我是他眼中的一粒沙子。是暂时的不顺眼,但也够烦人。
他骂我,我不怪他。我很羡慕他,能把悲伤和愤怒发泄出来。而我只能默默的当做这一切都不存在,在心里欺骗自己说:伍班副他们只是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他也许看穿了我心底的逃避,我还是一个孬兵。
再后来,连长也走了,不,准确的来说,是高升。这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结果,大家都在等这一天。
      我也知道,但没想到那么突然。就在和其他营队吃饭的时候,连长也没想到,他或许以为会像连队解散通知一样,私底下告诉他。他看了一眼,又飞速的挪开。
我知道,他怕我难过。我当时的确有一瞬间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心跳,但我已经开始接受这一切了。
      我继续吃饭,把脸埋到碗里。
      连队只剩我一个人,我仍然和之前一样。其实一天天过得很快,只要一直锻炼,锻炼就结束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这半年的,一开始我想过要走。我甚至想过回下榕树。但很快我的脑子里又闪过了班长,连长他们的影子。我现在是七连最后一个兵。七连没有逃兵。
     就在我渐渐地习惯了之后,他,又出现了。
      他还是一副痞样,但是对我来说已是惊喜。独自在营地的半年,使他的到来也变成了故友重逢。
       我没想到,他还记得我。他对我还是很有耐心,就像第一次见面。
       “怎么样?一个人在这守了半年?”
       “还行。”
     “什么叫还行啊?”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总给人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你。”一个人在这破地方守半年,怎么可能“还行啊?!”
     我听懂了他的话外之意,但我说的的确是真实的想法。一个人呆在这里,听起来是很难受,但我已经习惯了。
    “刚刚适应,以前,以前特别不好。”我告诉他,“现在,不高不低,不好不坏。”我想这对他应该还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也说不清楚,反正现在就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呗。”我又补充了一下。
     他又露出了和上次在装甲车和我搭话时的笑容,有些调皮,又带着点独属于他的想法。
     “特没劲儿是吗?”他直望入我的眼,“我这次是来捣乱的。”
     “我不明白。”
     我的确不太明白,原来半年前他的邀请是真的。他一直都还记着我。
      他夸我耐得住寂寞,不焦躁。
      或许是吧,但更多的是我还没想到怎么走,我知道我不可能留在这一辈子。但是走出这里去其他的地方又有什么区别吗?
      他问我害怕什么,“这里有些东西,你怕换了环境就什么都没了是吗?”
      是的。我心底有些触动“嗯。”
      “你怕鬼吗?”
      “什么鬼?”
      “就这样。”他突然像个发了疯的野猫似的扑了上来。怎么?他觉得鬼是这样的?
      “噗”“世界上根本就没鬼。”
      “那就奇怪了!”他转身还翻了个白眼。
      “鬼和你怕的东西不都是你自己想出来自己吓唬自己的嘛?”
       他注视着我。那一瞬间,我感觉他的身上有和班长一样的东西。
        非亲非故的好,无缘无故的温柔和耐心。

【袁许】逆水行舟

                                   【一】
      
        有很多人都觉得许三多就像一块木头,不是看起来像,而是指性格。
要不然三多的外号怎么是"许木木"呢?
      人的一生中需要经历的有些必然的转变,对他来说似乎会格外的难以承受。以前他还在下榕树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需要他做出选择的事情。他的爹,许老爹,一个总管他叫龟孙子的人。其实最疼他。老爹知道三多太"木",怕他被人欺负,所以就总是抢着替他做决定。包括参军。
       其实,许三多真的那么木吗?怕不是如此。
       许三多很爱思考。但他思考的很慢。
       世间若有双全法,他也想知道。但有时候时间不会等人。很多事情你来不及思考,就有了结果。不论你想不想要。
      那时候,一种命运的无力感就会笼罩在许三多身上。在既定的结果面前,他只是个无措的孩子,他拼命的挣扎不是因为抱有希望,而是因为心中充斥着已经知晓一切的绝望。你爱的人走了,你珍视的东西丢失了,你知道无法挽回,但是理智和现实、别人的安慰能驱除你的悲伤吗?
     后来,许三多再也没对离别表现过那么大的悲伤。他心里想:我这样是不是就是成熟了?可我一点也不想成熟。
      "成熟"之后,许三多开始审视遇到过的每个人。这些人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史今,他的班长,他的开始和结束。别人眼里他的"保姆"。许三多有时候在想如果班长没承诺老爹把自己带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他会不会能一直留在军营里,会不会比现在更快乐?人有得必有失,我是他的得与失,他也是我的。
        甘小宁、白铁军、马小帅三班的每一个人。对许三多来说,是战友,更是他人生一个阶段的见证者。这是第一次他用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朋友,他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高成,他的连长。将门虎子。他自封自己为望月傻乐的猴子,这么努力都是在和自己较劲。但其实没有人看不起他。谁都知道他有多努力。每个人都佩服他。连长一开始恨他,骂他,瞧不起他。那是应该的。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事,若别人是连长,说不定真的会枪毙他。
         最后是袁朗。
         袁朗。这个人真怪。这是许三多最开始对他的印象。怎么有兵是这样的呢?
看起来很痞,总是嬉皮笑脸的,但若说他不像个兵,那是个天大的谬误。
         他的军事素质,军事能力都是顶尖的。心眼比蜂窝煤都密,设计人的手段比人过日子还要精彩。
而且,他很关心自己。他是帮助我最多的人。
         对,就是我。那我对他呢?